一季度營收128億,股票破360元,茅臺再次拉高白酒板塊!

時間:2017-02-23 09:18:04     來源:中國酒業新聞網     

2月22日,貴州茅臺報收360.60元,總市值達到4529.85億。

 

此前一天,茅臺對外公布了2016年產量情況及2017年第一季度預計主要經營數據。數據顯示,茅臺2016年生產茅臺酒及系列酒基酒6萬噸。其中茅臺酒基酒約為3.9萬噸,系列酒基酒約為2.1萬噸。2017年一季度營收128.52億,同比增長25.38%;凈利潤56.68億,同比增長15.92%。

 

招商證券研究認為,雖然茅臺近期批價小幅回落,但終端需求仍在享受春節旺季紅利,經銷商目前普遍缺貨,且庫存不高,批價回落預計在1050元左右見底,明年出廠漲價預期還會再起。

 

業績穩定,未來產量或供不應求

 

2017年一季度營收128.52億,同比增長25.38%;凈利潤56.68億,同比增長15.92%。營收增長速度優勢明顯,相比較而言,其一季度利潤增速放緩。

 

對此,招商證券認為,茅臺從去年12月份起,在全國范圍啟動系列酒招商政策,同時增加終端營銷人員,所以銷售費用有大幅投入。另外,消費稅的增長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經歷了春節旺季之后,茅臺價格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小幅回落跡象。數據顯示,茅臺節前價格大漲,從1030漲至1200,是近幾年春節漲幅最大的一次,節后一周小幅回落至1150。

 

與此同時,五糧液節前從710漲到740左右,節后略微回落到730,在庫存周轉層面,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洋河等企業都變現不錯。

 

農歷正月十五過后的一周看,春節白酒消費旺季告一段落,但高端酒價格仍較為平穩,飛天茅臺、普五、國窖1573一批價分別在1170元、740元、640元左右,經銷商庫存處于低位,終端動銷良好。

 

到了2017年,更多的觀點認為,在高端白酒的拖動驅使下,次高端白酒的機會窗口打開,以300-600元價格帶為主的白酒消費或將迎來一個新的發展空間。

 

根據茅臺生產工藝,當年可銷酒量以5年前的基酒為基數,考慮每年揮發3%和留存老酒,可銷酒為五年前基酒數的75%-85%之間。根據集團歷年新聞稿中披露的茅臺酒基酒數據,2012年茅臺基酒3.36萬噸,2013年同增14.44%,但2014年僅同增0.76%,2015年減產17%,意味著2019-2020年茅臺供給緊張。

 

需要注意的是,茅臺具有的產能極限將是供不應求的最根本原因。2014年茅臺基酒產能較2013年增速明顯減緩,2015年較2014年有近20%下滑,對應2019年可供銷量較2018年將明顯下滑,供需缺口明顯。

 

這也意味著茅臺在限量供應的同時或將通過價格因素來對市場進行供需調節,而2019年也成為茅臺闖關2000元的關鍵性一年。

 

混改提速,習酒有望上市

 

近期,有關白酒板塊混改的消息不絕于耳,茅臺、五糧液、汾酒、老白干都傳出各自的混改消息。機構認為,由于需求端持續超預期,白酒行業復蘇趨勢有望延續,其中高端白酒景氣度將維持高位。除“漲價”之外,“混改”也有望成為白酒行業關鍵詞。

 

此前,貴州茅臺全資子公司貴州茅臺酒廠(集團)物流有限責任公司擬對外募集資金不低于5.9億人民幣,擬征集新投資方3個(分別為上游投資方1個、下游投資方1個、專業投資方1個)。

 

對于募集的不低于5.9億資金,增資掛牌公告稱,將用于成品酒庫房建設、糧食庫房建設、全國物流節點體系建設和物流信息平臺建設。

 

按照茅臺“十三五”規劃,要在茅臺集團內部培育2-3個上市公司。其中要求2017年習酒IPO(首次公開募股)獲得實質性進展,2018年新增加一家上市公司(主板或新三板),2020年第三家子公司實現IPO,集團至少擁有三家上市公司。

 

按照規劃,習酒上市有望在2017年獲得重大推動,“力爭成為集團第二家上市公司”。2016年,習酒就公開表示,“習酒肯定是要上市,習酒各項業務與組織安排都是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來的”。

 

按照規劃,助推習酒盡快上市并促成茅臺集團的千億規劃也是2017年的重點。

 

新“茅臺試點”,行業回歸新交流模式

 

2月17日,來自四川五糧液、瀘州老窖、郎酒等企業代表齊聚茅臺集團,可以稱得上白酒行業歷經“黃金十年”發展以來的又一里程碑事件。

 

此前,盡管有省級層面的“白酒金三角”規劃,但更多的合作和融合是來自于政府層面,具體企業內部的合作交流(尤其是川黔企業之間)較少,但此次川酒組團到訪茅臺酒廠,可謂是意義深遠。

 

事實上,自2016年開始,茅臺集團就多次組織團隊到洋河、汾酒、古井貢和宋河等兄弟白酒企業進行內部交流考察,可以說從茅臺帶頭并身體力行的這種交流活動加深了白酒企業內部的合作友誼,尤其是當下的酒業調整期內,意義顯著。

 

就如同60年代,由周總理直接批復,白酒泰斗周恒剛牽頭的“茅臺試點”開創了對白酒香味成分剖析的探討。通過對醬香型白酒曲種、釀造工藝、微生物特性及香味成分深入研究、成功檢測和科學總結,探究各香型白酒微量成分含量之謎,為后來提高白酒釀造的整體水平,功不可沒。

 

現在看,由白酒“老大哥”茅臺發起的這場行業交流學習更像一場新時期的“茅臺試點”,只不過相比于之前的純技術交流的試點,當下的“茅臺試點”則更具體系化和產業化。

 

從技術交流到營銷模式,從產業合作到區域協作,從川黔競爭到金三角的體系融合,而如果試點之后的眾多項目可以真正落地,那么,由此帶來的產業變革所帶來的發展動力絕對不亞于50多年前的那場行業皆知的“茅臺試點”。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茅臺確實為整個白酒行業豎起了一個更高的格局,以往行業內多數大企業不愿干、不能干也不敢干的事情,茅臺帶頭去嘗試并在行業內收獲了無比的贊譽。

 

可以說,如果50多年前的“茅臺試點”開啟的是中國白酒技術的大踏步邁進,那么,當下新“茅臺試點”打開的則是中國白酒產業聯合競爭模式的開端,預示著中國白酒將在世界舞臺上大施拳腳。


330-300.jpg

黄大仙单双中特